东方配资门户网(www.masnews.org)提供新手炒股,配资开户,在线配资炒股,配资平台等相关配资服务资讯
当前位置:在线配资炒股 > 配资炒股 > 正文

邱国鹭对话霍华德·马克斯:如何判断周期的长短?越跌越买,没钱补仓时怎么办?(配资核心)

时间: 2020-04-02 08:26:01阅读: 配资炒股 作者: 配资核心 字体: 打印
[导读]:导读 :全球投资大师、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先生携《周期》中文版来华交流,在聪明投资者“问道·周期”活动上,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作为特邀对话嘉宾与霍华德·马克斯...

导读:全球投资大师、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先生携《周期》中文版来华交流,在聪明投资者“问道·周期”活动上,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作为特邀对话嘉宾与霍华德·马克斯先生进行了现场对话交流,就如何判断周期性质、如何应对大跌以及投资如何保持平常心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以下是对话实录:

A股的成长性掩盖了周期性

邱国鹭:非常荣幸今天能够有机会在“问道·周期”现场聆听霍华德·马克斯先生的演讲。

其实周期在生活中随处可见,每一天大海的潮起潮落、月亮的阴晴圆缺、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一种周期。

在资本市场,其实我们碰到大大小小各种周期也难以胜数,从信贷周期到政策周期,从流动性周期到盈利周期,在大大小小的周期中,总有一些是主要矛盾,有一些是次要矛盾。所谓的周期,本质上是一系列事件按照某种特定的顺序先后发生,那么我们必须要明白什么周期是另一种周期的先导。

比如,根据我们对国内股票市场的观察:政策周期经常领先于市场周期,市场周期又领先于经济周期,经济周期领先于盈利周期。

首先,要么是央行降息降准,或是财政政策的宽松,新上很多重点的项目。之后大家情绪仍然会悲观一阵子,但经过这些政策3到9个月的传导期,在这个过程中,市场慢慢开始见底。

其次,市场周期经常会是领先于经济周期,就像人们常说的“股票市场预测了过去五个经济衰退中的九次”,就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市场见底之后,又再经过3到9个月左右的时间,经济可能触底。

第三,经济周期的初期复苏往往是增收不增利,收入增长了,企业的盈利还有一定的滞后性。

你明白了先后顺序,其实就能在投资过程中,让概率和胜率成为你的朋友。

在A股这样的市场,投资者们经常会对一些新兴东西表示特别乐观,很多人会告诉你,“这次不同了”。但每次他们说“这次不同了”,其实是因为历史的估值方法已经无法为现在的过高估值水平辩护。所以,他们发明新的估值体系。每次说“这次不同了”之后,一两年也好,两三年也好,最后都是一地鸡毛。

人性是不变的。周期也是周而复始的。中国是快速成长的国家,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在国外需要五十年上百年的成长历程,我们在15年里就完成了。成长性掩盖了周期性,因为有很多结构性的变化,让你感觉周期性不重要。所以在A股,周期股是个贬义词,大家都要买成长股。但随着国内增速放慢,周期的重要性也会越来越突出。

所以我们特别感谢霍华德·马克斯先生在这个时候出中文版的《周期》,这本书能够让我们更好地学习怎么样应对周期。谢谢!

霍华德·马克斯:我想回应一下,第一,你两次说到3—9个月,其实这个范围已经很广了,可短至3个月,也可以长达9个月,这已经把这种不确定性表达得非常清楚了。

第二,你讲到了当前周期所处的阶段,讲到了月亮的阴晴圆缺,这跟地球上的人的行为没关,即使地球上没有人生存,月亮还是有它的阴晴圆缺,有它的变化,但是今天我们讲的周期是人的信心,以及资产价格的变化,还有制定政策决定。这些都是人的决定。我们会因为有人的存在而体验周期,人的心情有变化,人的行为永远是不可预测的。

过去中国20年,是非常规的。主要是中国经历了大的趋势,刚才你提到的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由于这3个大的趋势太强了,朝正的方向发展,把一些周期性的东西给掩盖住了,所以我们还没有体会到周期,没有遇到经济衰退的压力。

但我估计可能以后会有,因为这三个大趋势的力量与相对重要性会消减,而周期性是来自于人性的,接下来它会体现出来,以后也会有这种波动。

“这次不同了”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几个字之一。我举个例子,当人们说“这次不同了”的时候,有些人这样讲,是因为中国有自己的资源,有3个大趋势,中国不会有衰退。

诚然,这在短期内是对的,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对的,但是不可能永远正确。由于心理因素的起起落落,衰退周期早晚会在中国资本市场有所体现。

邱国鹭:如果每个周期就像春夏秋冬,就像月亮的阴晴圆缺一样,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样子可以使我们的工作容易得多,但确实,周期本质上是人性的一种体现。

如何判断周期的长短?

邱国鹭:我想请教霍华德·马克斯先生一个问题:1990年日本开始进入历史周期大的顶部,房地产周期、市场周期、甚至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经济周期都见了历史大顶,之后有了“失去的20年”,虽然当时大家都认为说可能只是一个经济衰退持续两三年,后来一下持续了20年。

2008年,美国碰到了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大家可能觉得这次美国可能不行了,可能会像日本一样有个十几二十年的倒退,但其实过了一两年之后,美国又继续了十年的经济增长。那么,我们如何判断周期是结构性十年二十年的衰退,还是一两年的正常周期?

霍华德·马克斯:这些判断非常难,没有人能确定告诉你,这是小的调整还是长期结构性调整。

我们说经济学不是真正的科学,在美国,我们讲经济学是让人沮丧的学科。因为它缺乏清晰性,对于任何一个经济来说,它没有蓝图,经济也不会像机器一样去准确地响应,它不是机械性的,也不具备可预测性。大多数时候我们应该说这次并没有不一样,但有时候这次是不一样的,所以是很难做出绝对的判断。

我在80年代也经常去日本,当然在1986、1987年的时候,每个人都非常尊重日本的公司,包括美国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80年代关于日本说的话,和今天说中国的话是一模一样的。我想当时他认为日本会“统治世界”,由于这种过度的乐观情绪,资产价格过高。

我1986、1987年去日本的时候住在洛杉矶,东京的皇宫土地价值超过整个加州的土地价值,这就说明了这个价格如何过头,这是一种极端的乐观,当然这个乐观也减缓了,已经到了38000点,然后跌到了8000点,基本在过去15年就在这个水平,现在可能又翻一番。但是可能还是只是30年前的40%,这是非常糟糕的经历。为什么?

为什么美国没有同样的经历呢?我想日本是这方面的异类,你可以去看一下经济的推动要素,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经济学家所说的动物精神,也就是乐观的精神,大家的抱负,大家的梦想,赚钱的渴望,突破常规的意愿做与众不同的事情的意愿。

我不想说不客观的话,这些因素在日本的社会是比较低的,他们不鼓励大家突破常规,与众不同,去勇敢创立梦想,要很有活力。

我可以说,80年代末的泡沫是异常的现象,并不是日本社会典型的现象,日本社会不应该有这样的泡沫,不然就不会泡沫破裂,也不会有这么糟糕的30年经历。

我认为美国跟日本相反,中国跟日本也是相反的。中国有很多创业精神,很有活力。美国人也非常想要知道中国人为什么这么乐观,有这么多的抱负。

我来了这里以后看到,大家是很乐观很有抱负的。就像美国非常快从全球金融危机恢复一样,我认为,中国也会从经济放缓当中恢复过来。

在我结束之前,我想说,除了我所说的民众行为让美国政府走出危机,美国政府也做得非常好,伯南克、盖特纳和保尔森,他们采取非常强有力的、明智的行动,他们也非常幸运,这是非常好的组合。

强有力的行动、明智的行动、运气,这三者结合在一起,使得美国非常快速地从全球金融危机中恢复,只有6-9个月是非常糟的。

我也感到很惊讶,风险的容忍度,以及人们愿意承担风险的情绪很快就恢复了,这使得我们很快走过危机。

越跌越买,没钱补仓时怎么办?

邱国鹭:您在书里面也提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你们有一个有杠杆的基金。当时您第一次请客户增加投资,客户投了,第二次再请客户增加投资,那时候就在2008年年底,客户就没有投,您自己把它接了下来。作为一个职业投资管理人,如果当时你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把它接下来,应该怎么应对?

你也说过,事后确实因为美国政府的政策应对非常正确,还是有一点点的运气。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政策应对会不会起效果,对一个没有能力代替客户来增资的一个职业投资管理人,应该怎么办?

霍华德·马克斯:我当时有一个杠杆基金,杠杆也不高,我们投资于一些高级的债券,它们从来没有跌破96,当时如果跌到88就要追加保证金了,他们威胁要这么做,所以我们找了投资者,要求有更多的投入,降低杠杆,他们就出了资金,相信了我们,我们从4比1的杠杆降到了2比1。

然后,价格继续跌,如果价格跌到65%,就要追加保证金,他们威胁要再追加,所以我们要从2比1降到1比1的杠杆。

在价格下跌的时候,人们会更加地忧郁。他们认为不是便宜的买进机会,他们认为会有很大的损失。在88的时候投资的人,在60多的时候可能就不愿意投资了,太沮丧了。当然,也会有个别人愿意这么做。

我认为我有责任来拯救这个基金,所以我投了自己的钱,来取代一些投资者的钱。很幸运,投的钱没有很多,我也可以出这个钱。

这也给我一个很重要的教训:在投资过程中,你要达到平均风险回报很简单,但是我们不满足,我们想有超过别人的投资回报、更好的利润。那么,更高的回报来自哪里呢?

大笔的盈利来自哪里?好赚的大钱,是来自于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如果你做的事情大家也都急着要做,并且跟你抢着做,你只有在出价最高的时候才能做,这就意味着不可能成功。如果你是要买入,别人都不愿意买,你就可以低价买入,有很好的回报。

我当时这么做(注:投入自己的钱),不是因为我想抢走投资者的机会,还是觉得我有这个责任。结果证明,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一笔投资。

这个问题答案是,如果我当时没这笔钱,我就会恳求别人出这个钱,可能我能说服他们这么做的。但是,要是美国政府没有做这个决定,我也不可能成功。所以,你一方面需要承担风险,也需要一些运气,还需要一些聪明。

面对市场波动,怎么保持平常心?

邱国鹭:书中也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美国股市过去47年平均回报是10%,但其实其中只有三年的回报是在10%附近,从8%到12%,反而有13年偏离平均值是在20%以上,要么是跌10%以上,或者涨30%以上,这是体现的就是人性总是喜欢走极端。

你觉得,作为一个投资人,我们怎么样才能保持平常心,去冷静对待市场的这种波动?

霍华德·马克斯:如果你看一下50年的经济走势,有时候会上上下下,是比较平缓的上升;如果你看一下公司的利润,有更大的波动,因为公司有运营杠杆和财务杠杆;如果你看一下股市,波动会非常大。为什么会有差异?为什么股市波动比经济与企业大很多呢?很显然,答案就是因为人。

在我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母亲说,霍华德,低买高卖,这很明显。问题在于,我们身体的每一块骨头、人性的每一个方面,都迫使我们高买低卖,高点的时候很兴奋想着要买,低点的时候想着要抛。

我们要克制这一点。要知道,如果我们的想法行为跟别人一样,如果我们的情绪和别人也一样,那么,我们也会高买低卖,我们必须要摆脱情绪,要反情绪。

如果你没有情绪,那你长期就会很好。但如果你是逆向投资者,你能够高抛低吸,在别人高买低卖的情况下,你就会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第二个问题,怎么样让自己做到这一点。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也没有答案。摆脱情绪是很重要的。

如果你的情绪和其他人的情绪一样,你也会和别人一样犯同样的错误。事情说起来容易,但是问题是能不能改变。

篮球中有个说法,最好的篮球教练不能让他的球员长高,问题是能不能教别人去摆脱情绪。我认识最好的投资者是没有情绪的,这导致了他们的成功。就像刚才我的同事巢瀚婷所说的,也就是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产之后,每周投5亿美元。当时投这么大的钱对于我来说,情绪是有很大挑战的,但是我们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我们做了跟别人相反的事情,别人卖,我们就买到了最便宜的东西。芒格说,这个是不容易的,我们知道任务是什么,但是做到不容易。对了,能再告诉我一下,你出版的那两本书的书名是什么?

邱国鹭:《投资中最简单的事》和《投资中最不简单的事》。

霍华德·马克斯:就是这样。我之所以要问你,是因为我在英国有个优秀的投资者朋友,他出版了一本书,标题跟你的差不多叫《简单,但不容易》。

投资的任务是很简单的,很清楚的,我们都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但是不容易做到。情绪带来最大复杂性,经常会改变人们的意见。

可能你还喜欢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在线配资炒股 原创, 字数共:4882字,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masnews.org/pzcg/1915.html

本文标题:邱国鹭对话霍华德·马克斯:如何判断周期的长短?越跌越买,没钱补仓时怎么办?(配资核心)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配资平台负责人东方不败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股票项目,资深技术宅。
  • 文章总数
  • 183827248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十大配资平台

    名称 是否靠谱 网址
    网上配资炒股公司 访问
    期货平台大全 访问
    1号股票配资网 访问
    专业期货配资门户 访问
    股票配资平台 待验证 访问
    炒股知识网 待验证 访问
    炒股论坛网 待验证 访问
    在线配资公司 待验证 访问
    股票配资开户 待验证 访问
    新浪财经 待验证 访问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