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配资门户网(www.masnews.org)提供新手炒股,配资开户,在线配资炒股,配资平台等相关配资服务资讯
当前位置:在线配资炒股 > 配资炒股 > 正文

年复合回报30%的陈光明内部演讲:未来机会在哪里呢?(配资协议)

时间: 2020-04-05 00:25:02阅读: 配资炒股 作者: 配资协议 字体: 打印
[导读]:一年赚个30%的多了去了,但是像陈光明这样,拼杀十几年,产品平均年复合回报接近30%的人,掰着手指头就可以数过来了。今年,陈光明离开东证资管后,转投公募行业,创办了“睿远...

一年赚个30%的多了去了,但是像陈光明这样,拼杀十几年,产品平均年复合回报接近30%的人,掰着手指头就可以数过来了。今年,陈光明离开东证资管后,转投公募行业,创办了“睿远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中欧私人财富投资论坛上,陈光明首次公开亮相并发表演讲,聊了价值投资理念和对当前内外部环境的看法,一起来看下吧。

为什么选择做价值投资?

东方红是坚持价值投资的,应该说我们的业绩还不错,这可以说明中国的价值投资还是有它的生存空间。未来在资管机构转型中,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去从事价值投资。

不过,其实在中国做价值投资不容易。过去为什么大家普遍会选择“交易性趋势博弈”的投资道路?因为市场提供了相应的环境。但现在环境出现了很大的改变,这对我们真正做价值投资的人挑战也更大了。

比如格力、恒瑞、茅台等股票这一轮的上涨,是硬生生被国外投资者给抬起来的,真不是国内的机构投资者抬的,这意味着市场的开放。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因素。随着市场的开放、长线资金的增多,导致这样的机构投资者占比增加,占比增加后,这些机构投资者的理念就会具有一些引导作用

但是反过来讲,从长期看,做价值投资其实有时候越孤单收益越好,人越多竞争肯定加剧。从这个意义上看,价值投资未来日子可能比之前要艰难。

虽然之前很多人可以靠“交易性趋势博弈”获取比较好的收益,当然我们靠的是价值投资。我觉得未来他们更难赚钱,我们的价值投资也一样比以前更难赚钱。

1、换手率高的就不要说是做价值投资的了

这里面很多股票都是我长期持有的重仓股。

在中国有一个特点,价值投资基本上做的是成长股的买卖。有些股票到了成长后期的时候,估值显得便宜。上述图表中的股票看起来没有特别便宜的,那是因为它利润的增长幅度在提高。

截止去年年底,过去12年来东方红整体收益大概26倍,复合回报接近30%,我自己管的存量产品中最早的东方红4号更高一些。(注:来源于嘉宾的个人陈述)

我个人的换手率普遍在50%以下。我老早就说了,那些换手率400%、500%的人就不要说自己是做价值投资的。这么高的换手率,肯定就不是做价值投资的,哪有股票刚买进去就价值发现完了,然后价值就兑现了,再马上换下一只股票,价值又很快兑现完毕。这不符合逻辑。

2、只要选对票,价值投资比博弈更简单

相比博弈,价值投资其实真的非常简单。

可能你现在买的股票并不见得很便宜,但是你知道未来会更好。否则的话,长远看,肯定是要输钱的。因为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脚。而投资遵循本质的道理:资本是逐利的,均值会回归

只不过有的公司和行业,它可以长期持续。有的公司和行业,周期会比较短。周期不一样,这是对价值投资非常大的挑战,所以价值投资需要长期的钱。我今后的基金公司对外发行产品的话,封闭期有可能会设置5年左右,因为这更加符合价值投资规律。

3、价值投资有更多的收益兑现方法

为什么选择价值投资?除了以上因素外,还有一点是:做价值投资,晚上睡觉会比较踏实些。

靠博弈赚钱的话,博弈变化太快,尤其资金量大后,万一逃不出来,被搁在高高的山岗上,要知道站岗是非常凄惨的。

价值投资有一点好处是,如果你选出好股票的概率比较高,那么股票放在那里就会有很多的收益实现办法,并不一定要等到一波行情来了或者哪个风格轮到你才能赚钱。很多人都会是你的朋友,比如说大股东会增持,比如公司本身会提供很高的分红回报、会回购等,还有产业资本会看上这家公司,像万科就被姚老板和许老板看中。之前我哪知道万科会有这种情况,我只知道它价值被低估了。最后的收益兑现方法,才是市场的趋势机会。

所以,价值投资有很多的方法来兑现收益。

4、收益更多源于平衡市,不需要等牛市风口

我们做价值投资其实最不喜欢的是牛市,当然太大的熊市也不太喜欢。

如果是自己的钱还比较平淡,但如果是客户的钱,客户经受不住过山车般的考验。你是驾驶员,客户就在你旁边的副驾驶座位上,你在那个高高的山岗、蜿蜒的山路上一路往下冲,他在旁边吓都吓死了。他就觉得慢点慢点,不要亏钱。但是如果真遇到大熊市、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不亏钱也是蛮难的。除非你是做对冲基金的。

这里稍微提一下。其实对冲基金不是一个最好的标的,经过十几、二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它的风险收益回报整体并不是很高。但它有存在的理由,因为有太多的人不愿意去承受这中间的颠簸。

另外,过度自信其实也很正常。那些人都觉得,如果方向盘掌握在我自己手里,你坐在那个副驾驶上,他可能就踏实一点。但是他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你的时候,他永远都很难相信你能把这车开好,他会担心你会不会撞到树上或者翻到悬崖里去。

所以,我们更喜欢平衡的市场,因为赚钱依靠的是企业盈利的增长,而不是靠水涨船高、大家疯抬一把股价后作鸟兽散。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如果被投企业确实不错,那么就不仅仅是一个价值回归的过程,好的公司会持续创造价值。所以我这几年应该是从深度价值向成长价值的方向在转变。

早年,尤其2006、2007年的牛市中,我那时还是偏纯正或者深度价值的投资方式。这几年,在我的资产配置当中,深度价值的选出来的标的不多,我也相对并不是那么喜欢。以前可能更多深度价值,或者成长价值和深度价值各50%左右,但现在更多的是这些优质企业长期持续增长的价值。

5.价值投资复利效益惊人

价值投资最大的好处是复利增长。

虽然投资不是说一定不能亏损,但是永久性的亏损是不能产生的,市场不好的时候要少亏。所以我们的超额收益往往是在熊市和平衡市中创造的。牛市中尤其处于后端时,我们一般都是属于胆子比较小的,因为价格偏离价值已经比较多了。

看一个公式:

预期收益率或者说实际收益率Ea=E1×P1+E2×P2+E3×P3……(P代表概率,E代表每只/次 股票投资的收益率)

做投资本身是一个投注的游戏,无论你用什么样的方法,你最后的Ea应该是要比较大才行。Ea大可以有很多种方式,比如说概率很大。一般我们做价值投资,很多人就说不要亏钱,所以把这个概率搞的比较大,这个E不是很大,但是它长期可持续。

当然了也有不是这样做的,比如说他这个P不大,但是E很大,这是索罗斯的做法。他不在乎每一次胜算的概率,而是在乎每一次胜算的量级。量级就是说,要么不挣钱,要挣就挣十倍以上。他并不在乎是不是会亏点钱,所以他可能很长时间都是小亏,然后一次大赚。很多做价值投资的人,本质上也不是说不可以这样做,但事实上大部分人做法是:这个E不是很高,但是可持续。它就是一个复利的增长。

6.价值陷阱太多,最难的是价值评估

价值投资难度就是在于价值评估,因为中国的价值陷阱是非常多的,你能回避掉尽可能多的价值陷阱,你的收益就会提高很多。然而真正好的能够产生持续回报的公司还是比较少。

回报的来源可以从这个公式来思考:

投资收益率=ROE×(1-分红率)+(1/PE)×分红率

你整个的收益,要么是拿到手的分红,要么是净资产持续回报。所以如果是一个成长型的公司,初始估值很低没关系,但ROE一定要高。如果ROE不高,公司说的再好,其实是说给新股东或者说给新债务人听的。

以烟草公司“菲利普莫里斯”为例,这只在过去50年美国市场表现最好的股票,长期回报率高企的原因在于分红很高、业绩没成长,但是它的roe很高。这家公司销量下滑但是价格提升,行业没有技术进步,公司几乎不需要投入,绝大多数利润都用于分红。投资者对于烟草行业存在种种担心,包括销量下滑、持续经营的合法性等,导致烟草公司的估值一直很低,而低估值又推升了股息率,数十年的高股息率,在复利的作用下,爆发出惊人的威力。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做价值投资的人不是不看中成长股,而是说很多的成长股实际上最后是不符合价值投资的标准。从长远看,它提供不了长期的股东回报,因为它本身不能够赚很多的钱。

其实我们做投资和企业做资产配置是一个概念。投资人把钱交给他认为优秀的投资经理,那么,优秀的投资经理把钱集合起来投给那个最优秀的企业家,他能够创造更高的复合回报。如果企业复合回报不够高的话,那就是一个比较平庸的企业,它永远不会有很高的增长。所以投资回报率跟你买入PE的倒数也就是说初期的估值,以及ROE这两个因素相关。至于会不会分红,其实本身没有那么重要。如果不分红是为了继续投资,那就没那么重要。

价值投资知易行难,最后还是要落到投资经理对价值评估能力上。

未来市场以结构性机会为主

1.宏观投资环境面临40年大转折

未来投资的宏观环境,我个人认为是40年的大转折。

内部环境,长期来讲确实博弈因素比较大,无论是人口红利还是GDP增长等。短期就是贸易战和房地产投资的问题。

有这么一种说法,就是说“一个班级里面第一名和第二名基本上都是对手,但是倒数第一名和倒数第二名一般都是朋友”。我觉得这个可以说明中国和美国以后要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可能性已经非常小,只是说矛盾会激化到什么程度。

我举一个例子,当年日本作为美国的保护国,GDP达到美国70%的时候,还是被美国极大遏制了,更何况中国作为和美国有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理念的国家?中国创造了美国GDP百分之六七十以后,很难不被美国盯上。我相信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几乎是很难改变的。

早年的时候美国要利用中国去遏制价格,但现在矛头肯定对准我们中国,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觉得中美贸易战谈判不顺利非常正常。两边的差距非常大,所以只会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前40年我们的全球化纳入美国制定的规则体系,未来这样的黄金时代过去了,中国更加应该自强努力才能够改变外部的变化。这是现实。

关于技术进步,用比较简单的话讲是这样的:以前我们是零分或者五分,要去抄人家80分、90分,抄起来很快。无论抄什么都是对的,因为人家都是正确的。但现在抄到了60分、70分,你去抄人家80分、90分,就开始怀疑了,说人家那套不一定对,你看你抄得很有可能是那个错的10分。现在很难抄了。而且现在人家也说了,你不能再抄了,你再抄我就会比我还厉害了,你要自己做。那自己去搞创新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中国去搞技术进步也是必然的。

在中央集权的政府当中,投资比重向来是比较高的,很快就把基础设施包括房地产在内都提上来。但事实上,投资下降基本上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咱们以后要做内需型社会建设。如果纯粹内需拉动经济,还有3~4%GDP增长,已经算不错的,这也是符合规律的。

2.未来结构性机会大于系统性机会

前面演讲的好像对未来市场挺悲观,作为投资人总归是要赌国运的,也没那么悲观。

宏观上有很多大家比较担心的内外部情况,但是从微观的角度讲,从自下而上的角度来看,还是可以看到很多的机会。

我们做价值投资的人核心策略还是从自下而上角度寻找机会,谈市场从来不是我擅长的地方,肯定做宏观分析和策略研究的人比我强。我们最主要的功夫还是在于投资标的选择上,一半的时间可能都是在跟企业家交流。我现在已经是无业游民了,上周还见了四五个企业家。

未来机会在哪里呢?
 
我认为股权投资,从长期来讲,在大类产里面还是不错的。因为资本回报如果不大于GDP增长的话,那些资本家是没有意愿去再投资的。另外一点是,我觉得现在这个年头二级市场的优势要比一级市场好,尤其是自己去做。一级市场的投资效应非常明显,囤积的钱实在比较多。相对来讲,二级市场优秀的一批企业占比还是大部分,估值也不是那么高

但这些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觉得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市场都是结构性机会大于系统性机会,或者说结构性机会占主导的一个市场。

未来的投资机会有人口素质的红利,相当于是跟“升级有关”的领域。如果你看到一个企业家挺有眼光、有战略、有执行力,在持续地吸纳高智商的人,那你需要关注企业未来是不是要干点啥?

未来的投资机会还包括巨大规模效应,中国制造业一定还会有很多优秀公司不断崛起。因为大国经济、巨大的规模效应,你可以投研发。而且做制造业在中国有非常扎实的基础,包括人员的匹配、基础设施建设等。只不过现在的税收和房地产要素占比有点高,有些潜力没有完全发挥,出口压力也大起来,所以整体来讲没有像以前增长那么顺畅。但是我相信优质公司还是能够走出自己的道路、不断的前行。

无论是品质的升级、消费的升级还是技术的进步,微观上都在突破的过程中。我相信很多行业里一定会有伟大的企业冒出来。未来应该会看到的状况:作为中国最优秀的行业领袖企业,它们在全球也应该是领袖企业。很幸运的是,这些公司除了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华为没上市,其他基本上都是我们重点关注的。

为何由深度价值向成长价值转变

主题演讲结束后,在后续的提问环节,陈光明详细分享了自己为何从深度价值向成长价值转变。其具体回答如下。

首先我想说下,成长一直都是价值评判的核心要素。不是说我转向成长价值的投资方式就会买那些新的东西(注:比如像乐视这些创业板股票),不是这个概念。

为什么会转向成长价值?我做过很多投资,也尝试过很多。我认为,在中国做深度价值挑战比较大,有几个因素:

1. 公司治理结构一般,收益兑现时间不可控。如果现在的市值和真正的价值差一半,倘若一年后价值兑现,那你就大赚了,如果三年就比较吃力,如果十年那就太长。所以价值到底多少年兑现,真的很难说。在中国做投资很难仿照《聪明投资者》那样的方式。国内治理结构出问题的公司比较多,而我们资本市场约束力又比较小。

2. 治理结构不完善,管理层往往又不够优秀。原以为价值三年兑现,由于管理层的原因,很可能导致期限更长,从而拉低你的收益,那就白干了。治理结构的不完善和管理层的不优秀,往往使得这种公司有很大的缺陷。而你跟存在问题的管理层打交道,也很耗费心血。

3. 出现真正深度价值大的确定性机会的时间较少,也就过去2005年、2012年的时候机会较多。这种静态看起来非常低估的品种本来就很稀少,所以往往都有些问题,价值陷阱的概率很高。资金投进去之后,你的投入产出比不高,你的心情也很受影响。

这是我在十几年实践中的一些思考。这些事情促使我进行一些改变。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成长价值的投资方式实际上在中国是比较适合的。真正好公司跌到很低价格,这种时候是比较少。如果用合理的价格买入好的公司,动态来看,考虑它的成长、未来的竞争力等,其实它是便宜的。

成长价值投资最大的挑战,在于你对人的判断,这种成长价值股对企业领袖要求比较高。我特别看中企业家精神,越是偏成长价值投资,越对人的依赖非常大。以前深度价值的投资方式中,其实只要对价值评估到位,逆着人性操作就好,因为它不指望太多的未来,更多是基于过去。深度价值方法实现起来要比成长价值难度小,有时候股票大跌或者一两年死活不涨,憋在那里,基金经理可能比较难受,因为会有来自客户的压力,但总归价格会回归价值的。不过如果做成长价值看不懂企业家内心到底想什么,基本面判断就会比较麻烦。

从价值角度看,和深度价值相比,成长价值的投资方式中,价值的不确定性更大。深度价值投资中,价值确定性高,但变现的不确定性大。但成长价值投资方式中,价值的确定性是不高的,变现的确定性是高的,因为这类股经常会带给市场一些预期,永远有催化剂。这两种投资方法要求不一样。

内部演讲(节选)

陈光明之前还有些内部演讲内容,厂长挑选了一些,意犹未尽的童鞋跟着厂长一起回顾下吧。

知道这个轮回,离赚钱已经不太远了

在早年我们刚入行的时候,市场都流行坐庄。我们做基本面分析的人,有一句话叫防火防盗防基金,我就跟基金混在一起,那时候倒没有基金的双十规定,但是我们是强迫自己跟基金一样去做。

但是话说回来,那个时候的主流不是以基本面投资为核心的,但是我们很早就开始以企业的基本面作为分析的(基础),最近又开始流行叫基本面趋势投资了。又回归了,所以很多时候就是一种轮回。这个轮回比人生的轮回要短得多,我已经经历了第四次的牛熊了。

我觉得,大家如果能够知道这个轮回,基本上离赚钱已经不太远了。

想在市场上开心,就要付点学费

下面稍微讲一讲做价值投资有中国的特色,确实是,它的回报率是相当高的,但是它有这个特色,也导致了很多人说在中国做价值投资是行不通的(原因)。

为什么呢?首先,行不通是因为投资者结构,因为这些人本身就不适合做价值投资。老百姓有这么几个特征,第一个特征,他们都想赚暴利,想赚暴利,我觉得情有可原,但是他前面还有括号,短期。

如果想短期赚暴利,在价值投资的情况下是行不通的,只有做趋势,明天抓涨停板,后天抓涨停板,那么一年每天涨停板的话,一万块钱都可以大概几万亿了。

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同班同学自己也做了企业,虽然不是很大。他老婆是个医生,他老婆就买了我产品,赚了百分之十几,那时候买了还没多久嘛,很高兴,跟她老公说,你看陈光明的产品多好,你看他赚了10%。

那时候是在牛市上,2013年的时候,我同学说这有什么,一个涨停板嘛。(股市)下来之后呢,飘回去了,我看飘回去可能都不止,他老婆买我的产品,赚了好几倍,再也不跟他老公说了,因为变成她自己的钱了,觉得反正也没挣多少钱嘛,肯定也不太在意这个事情。

所以,你越想得到什么,在这个市场越得不到什么,短期暴利是不可能的,它的代价就是长期可能性的封存。

有一句话就是叫,一年一倍者众多,但是五年一倍者寥寥。这句话很多人觉得很不理解,一年挣1倍,五年不就是几倍了,二的五次方,32倍嘛。错了,今年跟着牛市他赚一倍他还嫌少,完了隔年基本上就吐回去了。五年之后一看,人家赚几倍,遥遥领先,就是这么个情况。

中小投资者根本就不适合做理财,投资做的好的都是反人性的,但他们(中小投资者)都是顺着人性要让自己开心

有一些老大妈是开开心心赚点买菜钱,实际上他都是贴本,买菜钱赚到的时候是少数时间,因为咱们中国是牛短熊长嘛。大部分是亏钱的,亏钱就不说了,反正就是娱乐。所以你要想在这个市场上开心呢,你就要付点学费,但是确实不能付太多。

更重要的问题,中小投资者众多了之后,政府的父爱情节导致了中国股市的估值一直在涨高,供给不充分,某些经济学家现在还在喊(控制IPO),那绝对是鼓励民粹主义。

像我们这样子的人,管了钱也不好说话,中国人信任度太低,一说话,人以为我有什么利益,所以我们一般都闭着嘴巴,这就是我现在不大愿意出来的核心原因。供给不充分,导致估值很高,估值很高意味着未来的潜在回报很低。

事实上,对于投资者最美好的时光是熊市,而不是牛市,牛市都是拿来害人的,熊市是未来回报投资者的。

另一个就是波动性特别大,因为羊群效应,人性都是这样子的,你赚钱了,隔壁老大妈都赚钱了,凭什么我不赚钱呢,对不对。

大家都是投机状态,很亢奋、癫狂的状态,一般都持续不了太久。所以基本上的特征,因为没有长钱导致的结果,基本上都是牛短熊长的轮回。

机构投资者也是适应环境嘛,因为老百姓比较多,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叫割韭菜比较容易,所以他也就不愿意去做(价值投资)。

因为做价值投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讲白了,机构投资者如果说博弈对手很简单,不需要把这个技艺学的那么深吧,因为搓麻将的这些人基本上都属于不大会的,稍微搞两下就赚钱了。

所以,讲的好听点就是适应市场,讲的难听一点就是不需要那么辛苦,跟上市公司关系保持的好一点。

事实上,这一轮受伤很重的就两类人:一类就是玩交易的,做博弈的,什么这个班,那个班,要么被抓进去了。没抓进去的,我告诉大家,这一轮有好多那个班把前十几年的积累都给弄掉了。就天天打次新股涨停板,然后他们还有点杠杆,根本就出不来,所以前十几年的积累都给废掉了。

大部分的机构投资者都是做博弈为主的,要么做价格博弈,要么做基本面博弈,要么做消息博弈,要么做趋势博弈,总而言之基本上是博弈。

博弈的原因,就是因为弱者太多,他们的生存方式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所以他觉得也没必要做什么价值投资。

只买大股东增持的股票

均值回归其实也适用于在行业和公司层面,什么意思呢?因为资本都是独立的,资本主义首先是要竞争,凭什么你是赚钱的,凭什么你靠垄断利润赚这么多呢,别人就不可以干吗?

如果你的超额利润很多,自然而然就会引来很多的竞争者,除非你特别特别牛,把别人都打了,那就叫护城河,要特别的广,特别的深,还要不断的再挖,否则,你是无法阻挡竞争的。

在公司的层面也有均值回归,什么意思呢?比如说,创业的第一代很勤奋,现在都面临第二代接班的问题,那些人到了六七十岁有点干不动了,有的人可能50、60岁就想退休了,激情就退却了。

公司层面也有回归的可能性,换代的时候,就会面临不确定性,在这些方面都是均值回归,所以你不要指望着一个公司一直涨上去。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叫更多的实现手段,做价值投资的人可以夜夜安眠,夜夜安眠的意思是什么?因为做趋势的人,压力蛮大的,趋势就像小孩的脸,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变化很快。

但是你如果做价值投资,如果你买的便宜,夜夜安眠,所以我特别喜欢熊市。比如说我举个例子,我5倍市盈率买了这个资产,买完之后它不一定要什么增长,只要他稳定,它的分红可能一半以上,比如说70%,他这14%、15%个点就分回来了,我一年有15%,五年就一倍。

我可以跟大家讲,尤其是大资金管理,如果能够复合每年15%的回报,持续10年-20年,未来基本上应该可以称为大师级的。

我一般买股票,基本上不太买那些大股东、管理层减持的股票,我只会买那些大股东、管理层增持的股票,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们自己对自己最有信心,我相信我们不是那么容易战胜他们的。

最后一个,跟趋势投资者相近,万一来一波牛市呢,趋势来了肯定是能赚钱的。但这是最后一个而已,因为一旦趋势来了,老百姓冲进来,意味着他们就要被割,被割了之后,板子就会打下来,最好不要指望这个事情,但是也没办法。

还有一点就是,好公司持续价值创造。你如果买的公司好,一直在增长,比如说ROE(净资产回报率)20%,每年在积累,理论上来讲,如果说都拿来再投入的话,它应该是20%的增长。但事实上这样的公司比较少,因为长期而言,持续20%增长的不太多的。

懂得无数道理,依然过不好人生?

我们团队一直在践行这样的责任,但总有一些人看到诱惑和压力的时候,他是扛不过去的。就是那句话讲的,他懂得无数的人生道理,但依然过不好人生。所以呢,有一些人的性格适合,有些人还真不适合,信仰也需要一些实践来强化。

评估内在价值的能力这是我们拿手的,企业的内在价值怎么进行评估,那是非常非常专业的事情,我就不展开讲了。

最后,我讲四点:首先,不要预测市场,很多人觉得这个市场是可以预测的,想能猜到顶,猜到底,或者预测到顶、预测到底。事实上,几轮下来了,我觉得我也不是那么笨,我也测不了,我不知道这个顶在哪里,也不知道底在哪里。

市场是一个复杂的,非稳态的混沌系统,而且是二阶混沌,意思就是前面的变量马上影响后面的那个输出。所以,变化也是随机的。当然,有一些人追趋势,趋势理论上来讲,也是个概率问题。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的,就是可以感受周期,比如说现在是世道不好的时候,比如说那个时候世道很热的时候,你是感觉得到这种热度,觉得这是夏天。但夏天什么时候结束,哪一天结束是不知道的,冬天哪一天结束也是不知道的。

最重要的还是这两个,最最重要的是最后一个,便宜是硬道理。虽然我们在2012年,2013年开始我们当时就直接输在了起跑线上,当时说是看估值就死在了起跑线上,我们就是死在起跑线上。

这两年倒是真的是价值投资的大年,在这之前真的是小年,因为都是做所谓的成长股,实际上是一个成长趋势投资。

牢记估值是最最重要的,但怎么估值那是要对企业的内在价值有判断的,静态一量就可以了,没那么简单。如果有那么简单的话,那大家就容易了。

就是因为内在价值的衡量过于艰难,所以导致的结果股票的涨跌可以出现这么大的变化。如果说他知道这个电脑大概多少钱,你说跌个一千块所有人都冲进来买了,涨个一千块就卖不动了。

但是这个股票本来是一千块,涨到三千块照样买的人比一千块还多,然后你这一千块跌到五百块没人敢买了。原因是什么呢?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值多少钱。

所以,估值也确实有实践的困难,就是你要对内在价值的评估,要有自己独特的看法,这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的。


当然,还有一个就是说要陪伴优秀企业。做价值投资,理论上来讲什么都可以做。但是如果说是一个烂公司,尤其在中国,这个陷阱比较大,你改造它,因为没有像国外的成熟市场。就是说你去收购,去重组的时候,是会被人说成野蛮人的,当然这家伙是有点野蛮。

但是呢,他对资本市场的效率提升是有帮助的,只不过他应该理论上是去把坏公司改造改造,不是说去好公司去抢人家饭碗。

可能你还喜欢

  • 什么是真突破,什么是假突破,教你5个突破买入法的股价突破确认识别方法!
  •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在线配资炒股 原创, 字数共:9953字,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masnews.org/pzcg/2154.html

    本文标题:年复合回报30%的陈光明内部演讲:未来机会在哪里呢?(配资协议)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配资平台负责人东方不败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股票项目,资深技术宅。
  • 文章总数
  • 5638668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十大配资平台

    名称 是否靠谱 网址
    网上配资炒股公司 访问
    期货平台大全 访问
    1号股票配资网 访问
    专业期货配资门户 访问
    股票配资平台 待验证 访问
    炒股知识网 待验证 访问
    炒股论坛网 待验证 访问
    在线配资公司 待验证 访问
    股票配资开户 待验证 访问
    新浪财经 待验证 访问

    标签

    友情链接